互联网时代,如何找准自己的赛道?

创业屋 www.chuanu.com 2018年已临近收尾,有人认为这是“集体贩卖焦虑的一年”。

确实,社交媒体上随处可见一些类似《XXXX,你只是假装在活着》《还能淡定多久?你的朋友XXXX已经年入百万》《XXXX套现XX亿背后,你的同龄人正在抛弃你》这样的流量文章。

这个时代变化太快,你赶不上节奏,只得气喘吁吁。眼前的现实像一台战车,逼着你我加速快跑,生怕慢一步会步步皆输。

我想起几年前,UC联合创始人何小鹏说自己面临“中年?;?,当时,他才37岁。何小鹏说:“我理解的中年?;?,是说我的梦想已经到这里了,战斗的感觉没有了,我的下一步怎么走,不知道方向,也没有方向?!蹦鞘?,他觉得自己还不能退休。

他有一个说法,广东有一种天气叫“回南天”,天气回暖,湿度变大,这种天气之下,家用电器如果长时间不打开,就再也打不开了。人也一样,过早陷入到一种很闲散的生活状态时,机能和思维很快会退化。UC被阿里巴巴收购以后,何小鹏选择转换赛道去造车,这是一个更加艰难的赛道。

如何抵御“焦虑感”、抗拒“?;小??要占据一条属于自己的赛道,而且越走越宽。

你事业的赛道长度,几乎可以决定你人生的终点。踩在什么样的赛道上,决定你未来的成长空间和瓶颈。

这里,我想基于三点系统讨论一下互联网时代的“赛道思维”:

1、为何你的赛道总会遇见“堵车”?

2、为什么说做事情的量级,决定一个公司的长远前途?

3、如何真正拥有属于你自己的赛道?

孙正义曾说过,过去20年,如果投资制造业,回报率是12倍,如果投资互联网,回报率是超过700倍。所以,正确的事情就是要紧盯赛道。那么,互联网时代的“赛道思维”有什么不同寻常的地方?

为何你的赛道总会遇见“堵车”?

互联网已经普及20多年,要是有人问你“互联网时代最根本的商业逻辑是什么”?

我的答案就三个字——反平庸。

有一个“比特创业法则”——市场份额遵循721原理,老大占70%,老二占20%,老三以后总共占10%。

仔细想想,绝大多数App不仅不能挣钱,而且是倒贴钱请人使用的,但是好的App每年赢利过亿。电商平台、移动支付或是O2O的服务,第二名永远只能仰望第一名的估值,第三名之后几乎没有存在价值。社交媒体、搜索引擎、线上点餐、网约车、互联网金融几乎都是这样,老大活得很好,老二勉强维持,老三以后几乎就是等死。

如果你公司不是第一,你在这条赛道上的发展前途,必定会遇见“堵车”甚至“堵死”。你的职场生涯也是如此,不头部,无活路。

比如,你做游戏开发,一流工程师的收入是天价,而很多三流工程师的收入一个月不到1000美元,比扫厕所的老阿姨都低很多。那些专业人士(诸如会计师、律师、投资经理等等),一流水平的收入是行业平均水平的十几倍几十倍,一般水平的经常免费给人提供服务。前沿科技领域更加残酷,比如开发语音识别技术,你将错误率降到8%,已经很厉害了,可是你的对手只有7.95%的错误率,你会立刻出局。

不是5%的一流水准,你几乎会被挤出赛道。在这个“反平庸”的时代,会赢的人将会赢得整个赛道(甚至赛?。?。

过去,在很多人的印象中,天使投资人是特别牛的一群人,有大把资金、有人脉网络,投对一个好项目往往有几十倍、几百倍的超额回报。然而,这大多是假象。而真实情况是,硅谷、深圳90%的天使投资人都仅能混日子而已,好项目、好机会都被5%的头部机构分食干净了。

重仓头部公司,集中资源将快速崛起的初创公司推向头部位置,这是顶级投资机构的一贯策略,因为行业老大的规模实力往往大于后面所有跟随者的总和。一般的天使投资人就算很有眼光、远见,也没有能力引导趋势、塑造行业发展态势。

所以,他们只能到处撒胡椒面,这里投一点、那里投一点,希望走狗屎运,撞上下一个Amazon或者Google。

真正务实的投资策略,不论投初创公司还是投上市公司,一定要投这个赛道上第一名的公司。那么,第二名、第三名公司有没有价值呢?

有。这个价值就是给第一名当侧翼,开拓那些第一名暂时顾及不到的市场,等着被收购时,可以有一个好价钱。

为什么说做事情的量级决定一个公司的长远前途?

投资或者求职,最重要是,你能真正看懂一家公司。

基本判断标准包括:这个公司在哪个赛道上?处于什么位置和发展阶段?行业发展空间怎样?这个公司是在引导趋势,还是追随趋势?

深度判断标准包括:这个公司做事情的成功率和效率怎样?公司事业是什么样的量级?

特别注意:一个公司如果平稳运营、脚踏实地,做事情的成功率和效率也会随之提高??墒?,绝大多数公司真正难以做到的,是“提高事业的量级”。

做事情的量级,决定一个公司能否占据一个赛道。这不是你完成几个重要的任务就OK的,而是必须持续、深度学习,适时转变自己的角色。

如何判断一个公司做事情的量级?我看,就四个字——网络效应。

网络效应的本质就是“规模和价值的正循环”——商业价值的提升速度要大于业务规模的增速。

比如信用卡业务,美国信用卡的行业集中度非常高,VISA、MasterCard、美国运通、发现卡占据了全美信用卡的85%。美国的信用卡网络相对封闭,如果你需要付费,这四大信用卡网络的覆盖很广泛,可以使用的地方(超市、便利店)很多,也就越便利,使用的人越多,愿意加入四大信用卡网络的商家也越多,网络就更大。四大信用卡通过这种正循环,生意网络都膨胀成了巨无霸。

做国际贸易,跨国汇款是一个很麻烦的事。世界上做特快汇款业务做得最好的,是美国西联汇款公司。西联汇款是怎么打败竞争对手的?

西联汇款创造了3倍于竞争对手的业务网络,能够实现5倍于竞争对手的交易量,因为网络效应的作用,西联汇款的客户可以把资金送到其他国际汇款公司无法到达的地方。

网络效应带来的商业价值是“非线性”的,可能网络规模增长60%,网络规模扩大带来的商业价值就会增长100%。

一个网络每增加一个用户,原有的每一个用户的价值都会增加,这就叫网络效应?;チ贝谴蟠笸粕苏飧鐾缧в?。3Com公司的创始人梅特卡夫提过一个著名的“梅特卡夫定律”——一个网络的价值和网络用户数的平方成正比。

2015年中科院的三个数学家做过一个研究,他们用腾讯和Facebook的数据做了对比,从2003年到2013年,分别分析了腾讯和Facebook用户数据和网络成本。结果发现:腾讯和Facebook的网络成本,符合n的平方的定律,用户数增加10倍,成本就要多投入100倍。为什么现在流量这么贵?这就是很好的解释。

腾讯和Facebook何以牢牢占据社交网络这一关键赛道?“梅特卡夫定律”就是一道天然护城河,若无意外,极难突破。

直到现在,突破“梅特卡夫定律”的天堑,成功抢占社交网络这一赛道的,只有Twitter。2016年5月,Facebook的估值达到3500亿美元附近,Twitter的估值只有100亿美元左右,两者相差35倍。当时,Facebook的用户数比Twitter大6倍左右,6的平方大致接近35。冥冥之中,真有这种巧合。

不要忘了,2016年美国大选,特朗普在Twitter上建立官方发言管道,之后,特朗普如愿成为了新一届的美国总统。特朗普是超级KOL(关键意见领袖),认同特朗普总统的更多KOL相继入驻Twitter,给Twitter带来惊人流量。Twitter没有费太大劲,用户规模上升了一个量级,终于挤进Facebook的赛道。

如果一个公司做事情的量级不够,很难占据一个赛道,这个公司也就没有什么长远价值。

如果几个公司同时争夺一个赛道,就看他们做事情的量级。很多公司看起来差不多,其真实的差距,远远大过你的想象。一个公司的长远前途,不仅取决于做事的成功率和效率,事业的量级更具有决定意义。

如何真正拥有属于你自己的赛道?

任何人和公司的焦虑感、?;?,大多源于“赛道挫折”。

什么意思呢?

假如退回20年以前,你不顾一切买房、买房、买房,你就会跑赢周围很多人,因为你真的选对赛道了。这根本不用动脑子,现今,你在经济上可以非常任性,几乎没有什么顾虑。

创业也是一样,假如百度、阿里巴巴和腾讯不是在20年前创立,今日头条、美团和滴滴不是在7、8年以前创立,这些赛道可能就不是今天这样子,也许还在混战,各方精疲力尽。创业的赛道要建立在大势和红利上,要与时代共振,也要速战速决。

那么,如何真正拥有属于你自己的赛道?我简单讲讲三点想法:

赛道竞逐要避免“同质化”

如果赛道竞逐太过激烈,就容易出现“同质化”,比如电商拼价格战、网约车拼补贴。不要与你的对手越长越像,不要掉进别人的战场。这样胜了,大多也是惨胜。

同样一条赛道,可以有不同商业逻辑的共存。比如电商赛道,天猫是第一,京东是第二,加上排在后面的小米,都能活得很好,这是不同商业逻辑的共存。

天猫是平台型B2C电商,负责给入驻商家导入流量,赚取佣金,不承担销售风险;京东是自营型B2C电商,要对很大部分的货物销售承担风险,但京东掌握货源、物流、库存和零售所有环节,可以在整体上降低成本、化解销售风险;小米则是将手机作为流量入口,同时销售手环、手表、眼镜、空气净化器、充电宝等等周边电子产品,获得巨大流量以后,又会导向多品类的生活日用品,采取“梯度递进的流量变现”。

可能你在京东、天猫上也能看见很多小米产品,可能很多品牌在京东、天猫上都有布局,但背后的销售策略和商业逻辑已然不同。而这样的好处是,在同一条赛道上容纳了多个商业物种,充分开发这个赛道的商业潜力。不像现在一些领域(比如网约车),一家独大以后,用户体验就不如以往了,削弱了这个赛道的拓展空间。

赢得赛道要瞄准“破局点”

要想完完整整赢得一个赛道,除了抢先一步洞察趋势、把握趋势、塑造态势,没有别的更好办法。

从洞察、把握趋势到塑造态势,这当中一定要一个破局点,这是赢得赛道的关键所在。

爱彼迎(Airbnb)何以能赢得全美整个网租房市???因为在这条赛道的萌芽之初,Airbnb就发现一个关键破局点:哪个服务区域有300个挂牌出租房屋、并且其中100个有评论,这个市场就会开始突飞猛进的增长。

有了一个“数字化的标准”,Airbnb的快速扩张就有了明确目标。用户选择越多,就越容易发现满足自己喜好和旅行入驻时间的房屋。前方朦朦胧胧的未知区域,有了更多确定性。

开创赛道要靠“新鲜血液”

那些价值最高的商业赛道,往往不是自动生长出来的,而是开创出来的。世界上那些最伟大的公司,不是因为特别赚钱而伟大,而是因为开创了很多新的商业赛道。

2004年前后的谷歌(Google),正在从一家“独角兽公司”向一家上市公司过渡。这期间,Google最伟大的成就不是赚钱能力的爆发,而是开创了很多新的赛道。具体办法就是,大量引进“新鲜血液”。

当时,Google引进了全世界最优秀的机器翻译专家,他们成了Google语音识别项目的开创者??诨っ仿〈笱У奈奕思菔煌哦?,也就是今天Google无人驾驶项目的先驱者,被整体引进。当Google的云计算在和亚马逊的竞争中不断处于下风时,Google直接挖来戴安·格林女士(她是世界著名IT企业VMware的创始人),因而大大提升了Google云计算的竞争力和市场份额……

今天Google很多支柱产品,包括YouTube、安卓、机器翻译、语音识别、无人驾驶汽车等等,几乎都是在2004年前后开创出来的(包括引进和收购),当时都是极少有人涉足的创新赛道。

谈到这里,我不是想用“赛道思维”,替代你个人或者公司的各种努力,而是希望将这些努力统一起来,使之更符合这个“反平庸时代”的生存逻辑。

行业、领域、市场,也许都不如“赛道”这个词更能清楚描述你个人或者公司的现实处境。很多赛道竞逐,你没有直接参与,但你能看懂,将你的观点放进去、抽出来,触发思维碰撞,最后你的认知越来越接近这个世界真实的样子。


1080x350.jpg

扫码
关注
创业屋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