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头条奔驰五环外

创业屋 www.chuanu.com 上市两个多月后,一直没什么太大动静的趣头条终于要搞事情了。

11月29日,趣头条将会在北京五环外的卡丁车场举办 “2018趣生态大会”。大会的邀请函很特别,是一个宝箱,内有一枚金币,暗喻以金币游戏、微信裂变发家的趣头条。大会场地的选择也耐人寻味,一直以来被称为“五环外的今日头条”的趣头条,这次干脆直接把大会办在了五环外,并且安排了卡丁车环节,让来宾体验两年零三个月上市的“趣头条速度”。

对于正统意义上的媒体行业来说,一直离经叛道的趣头条,把大会也搞得与众不同。不过,如果你知道趣头条的创始团队无一不是广告公司出身的履历,惊讶也许会转成几分应然,不过好奇倒是不会减少,这次“2018趣生态大会”如此兴师动众,趣头条到底想要搞点什么名堂?

01

和拼多多一样,趣头条被称为“妖股”。

2018年9月14日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开盘首日就五度触及熔断,最终收盘价15.97美元,上涨128.14%,收盘市值达到45.9亿美元。作为移动内容聚合第一股,趣头条刷新了中国互联网企业成功上市的最快纪录,比拼多多还少了7个月。

如果你和一些五环以内的人一样,第一次听说趣头条就是它前往纳斯达克敲钟、且战绩斐然的消息,你也许也会惊掉下巴,并把趣头条的成功归因于某种无法解释的“妖力”。这种诡异的惊奇体验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前有快手的《中国底层残酷物语》、后有《在拼多多里,折叠着一个最真实的中国》,这一次,求知欲和猎奇心的骚动下,诸如“谁在使用趣头条?”、“趣头条速度背后的逻辑”等等文章,试图通过剖析趣头条的商业故事,揭开另一个视角下的中国。

这些文章的结论总结起来无外乎以下几点:下沉市场、金币游戏、微信裂变,趣头条用这三大金刚,再加上移动互联网和微信爆发红利期的“天时”,硬生生从头部林立的移动资讯市场里撕开了一道口子:目前资讯领域排名靠前的今日头条、腾讯新闻主要收割一二线城市成熟的互联网用户,且以男性为主,而趣头条则面向三四线城市刚刚触网的人群,以女性居多,二者的用户重叠率低于20%。

归因从来都是有价值判断的。金币游戏和社交裂变都成了被攻击的靶子,当阅读开始变成一种可以牟利的商业行为,精英们开始感叹:趣头条不过是一门收割人的劣根性的生意。

不过,趣头条倒很少为自己辩解,他们的风格似乎是“低调做人,高调做事”。除了上市敲钟闹得风风火火,团队的公开露面和信息披露似乎并不多。而这次趣生态大会是继上市以后,趣头条的首次大活动。从目前流露出的议程来看,这次“2018趣生态大会”的信息量不小。为了回应公众的好奇与兴趣,创始人谭思亮不仅会分享趣头条两年多高速发展的经验,也会公布趣头条平台作者数据。

除此之外,大会更重要的看点是趣头条未来的发展战略。而这一战略的主题,指向内容?!?018趣生态大会”的邀请函背面写了这样一段话:“在这条北京五环外的快车道上,我们将与您分享‘趣头条’速度背后的秘密,她的过去与现在,以及更为重要的——我们将与你共同创造的属于未来的内容新生态”?!拔蠢吹哪谌菪律?,趣头条终于要用它的下一步规划来正面回应质疑了。

02

在纳斯达克敲钟后的致辞上,谭思亮说过这么一段话:“中国的移动端内容市场有巨大的增长空间等着我们去征服,而我们的长期愿景则是打造全球领先的线上内容生态”。打造“内容生态”的愿景很美好,但是目前的趣头条距离这个目标,还有点距离。

对趣头条来说,目前需要翻越横亘在“内容生态”前的三座大山:一是内容来源问题,二是内容low的质疑,三是内容算法和推荐的机制。不论是针对现状的必要性还是实现未来目标的充分性上来说,这样一场针对内容战略的大会,都显得尤其必须且重要。

三座大山之一的“内容来源问题”是绝对要推掉的。趣头条作为平台需要不停调整规则,通过规则导向,让好的、原创的自媒体浮现出来,而让搬砖抄袭的沉下去。趣头条的CF0王静波曾经透露,在上市的前段时间封了平台大概三分之一不合格的自媒体号,也算是上升期的壮士断腕了。

而关于第二座大山就没那么非黑即白了,low本身就是一个带有价值判断的词。不像内容来源这种行为有着界限清晰的对错之分,内容偏好更像是乔布斯的搭档沃兹尼亚克所说的“灰度世界”。因此,“你必须思想开放,千万不要随大流,事实上,你应该忘记那些所谓的‘公认准则’”。在趣头条的视频播放量中,广场舞这一类别较为热门,但也不能一棒子打死,说广场舞的质量都不好,毕竟均衡即死亡,阳春白雪和下里巴人,都有其存在的必要性。这部分的争议,与其说针对质量,倒不如说是取向上的差异,平台的任务应该是在满足目标用户的取向上进而保证质量。

关于第三座大山,目前趣头条上的内容以娱乐和生活类为主。这其实对应着平台建立初期的产品策略:以金币游戏、微信裂变为特色增长手段,以娱乐内容为吸引力,针对下沉用户,先累积起客观的用户护城河。但营销有营销的逻辑,产品有产品的逻辑,企业的长久能力,主要还在于其能否向内容体系建设投入更多的资源和战略注意力。这也是这次以“未来的内容新生态”为主题的大会,最让人期待的部分。

03

在大会正式开始之前,也不妨从近期趣头条的动作来预估一下其下一步的内容计划。

谭思亮曾经在公开采访中表示,在趣头条从小做大的增长期,如果作者和读者需要集中力量抓一头的话,趣头条会选择先抓读者、抓用户,从其营销策略和用户裂变上,也确实看到趣头条是一家知行合一的公司。

不过谭思亮设了一个岔路口,当趣头条的日活到5000万以上的时候,会到达一个临界点,在那之后,获客成本或许会上升,用户对内容也可能越发挑剔。说这话的时候,趣头条的日活只有1000万左右。

而最近,这个数字今年11月涨到了近3000万,这或许意味着,“抓读者、抓用户”的天平,要开始向另一端的作者迁移了。因此,可以预见,在接下来的阶段里,趣头条可能会加大作者端的投入,毕竟,单位分成收益,是内容平台最普适,也最核心的竞争力。

作者端又可以分为两类:官方媒体和自媒体。今年8月,趣头条引入了上海报业集团旗下澎湃新闻以及人民网旗下基金在内的战略投资者,以增强在内容、品牌、流量、数据、技术、内控等方面方面的合作。预计未来这类合作将更加深入。

而对自媒体来说,趣头条接下来的举措或许集中火力以提高单位分成收益,比如为原创自媒体和优质内容做出大量补贴、分成,或者直接签约,以增加长尾内容和专业内容,以提升用户留存。方法可能会很多元,战线也可能拉得很长,但不管怎样,对于那些还想收割内容红利的自媒体来说,“趣头条号”也许是“内容创业的最后一条快车道”。

或许在五环外的卡丁车上飞驰的人,能实打实的感受到无人能及的“趣头条速度”,但是一个移动内容平台的建设玩得不是心跳,要实现谭思亮口中的“线上内容生态”,恐怕还是要一步一个脚印。

1080x350.jpg

扫码
关注
创业屋 返回
顶部